Browsing "Miss Empathy 成長日記"

「正面啲」可能原來先係最負面嘅說話



一句句「正面啲」、「想開一點」、「別想太多」、「要放下」、「你應該要 xxxxx」,讓聽者變得沈默,傷痛嘅感受被埋藏起嚟,與言者嘅關係更可能慢慢疏離。成人的世界如是,孩子的世界亦如是。擔心他日與孩子關係疏遠嘅家長,務必好好學一學這課題。



良醫健康網:別掉入「正面思考」的陷阱!
精神科醫師:罹患憂鬱症的,往往都是那些過度正面的人

我地由細到大都聽慣咗人地咁樣應我地,而我地亦慣咗咁樣去應人,以為咁樣一講,人地個感受會因為明白道理而轉變。其實調番轉頭諗,我地因為人際關係問題唔開心,人地同我地講:「Move on!!」同人地 sung 老闆、男朋友、老公有乜唔好,人地話:「咁你都預咗架啦,無得怨架喎!」其實講完我地唔會開心咗,只會覺得人地唔明白而唔出聲。子女大咗慢慢開始唔同父母傾計,呢個亦係主因之一。其實事件嘅一切詳情只有當事人至知,而且個個價值觀同性格唔同,所以當他人有感受分享嘅時候,俾一句人地覺得被明白嘅說話,將大家嘅心拉得更近嘅同時,亦正正可以為對方帶嚟 move on 嘅力量。

孩子的世界如是,成人的世界更加如是:不要哭?



其實由小朋友開始我地已經慣性要佢地壓抑自己嘅情緒。因為見佢地喊、唔開心,作為成人嘅覺得要去處理、去作出反應;特別有外人喺度嘅時候會唔好意思,甚至乎覺得失禮,所以希望儘快制止小朋友唔開心嘅情緒。

我地亦以為係咁用邏輯分析、係咁重複提,對方嘅負面情緒會改變。但係我地忽略咗感情豐富嘅小朋友,佢地嘅感受神經呢世都會咁敏感同細膩,長期嘅抑壓先係令佢地第時做 drama king/drama queen 嘅誘因,因為佢地希望放大自己嘅感受後可以得到他人嘅理解同認同,去抵銷一路以嚟被賦予嘅否定。

去處理感情豐富嘅人最有效嘅方法,無人要你去同佢一齊喊一齊叫,只要一、兩句真心體諒同認同嘅說話已經可以作出意想不到嘅安撫效果。孩子的世界如是,成人的世界更加如是。

已經有數據顯示香港嘅情緒病有年輕化嘅趨勢,一齊由對小朋友情緒嘅處理開始,一齊注意到幾多得幾多。

你是否人形蜈蚣?



呢排睇咗啲令我幾困擾嘅網上文章。問題唔係文章嘅內容,而係網民寫嘅留言。

首先係一個男性途人,過馬路俾架巴士撞到。位男仕因為無睇路,俾好多網民鬧抵 X 死,自己攞嚟衰等等。另外一篇係一個博客寫關於澳門嘅隱藏美食,好多網民就鬧邊 X 度算美食,邊 Q 度算隱藏,篇文係垃圾個作者應該去死 L 咗佢等等。

估到我又說教叫人有同理心?試吓再睇睇落去可能關你事。

身為一個人,純粹唔認同一啲意見嘅時候係唔會咁反應。要咁激動好多時候係因為:人地去到嗰個位自己去唔到,老羞成怒,要鬧死嗰個人為止;或者,日復日積累咗好多壓力同負面情緒,睇一切嘅嘢都帶住對灰色眼鏡,所有人做嘅所有嘢都係做得唔夠好,都係有問題;更或者自己都不斷被人批評、否定或侮辱,抑壓咗嘅委屈要爆發出嚟,即係好似人形蜈蚣咁,食咗嘅要排番出嚟俾人食。

如果你質疑點解我會知,先唔好提我過去呢 15 年以嚟一路接觸好多小朋友同家長嘅情緒問題。主要原因係我曾經都係咁,睇咗醫生,醫生講解俾我聽。如果你自己或身邊有朋友都係好似以上所提到嘅人生判官、人形蜈蚣咁,係時候注意番。

成人患過度活躍死亡率倍增



文章內所提到嘅確係令過度活躍症人士心理上帶嚟好大困擾嘅弱點,但係仲未提到俾到佢地最大挫敗感、喺待人處事上嘅缺失。好多人以為呢個年代嘅小朋友先特別多呢啲乜症物症,實情係過往嘅年代,即係我地身邊嘅家人、朋友同事,當中存在好多隱症。希望大家多一丁點注意同體諒你所重視嘅人當中過度活躍症嘅疑似患者,關一關心吓佢地嘅情緒,因為好大可能佢地喺跳脫樂天嘅表面背後,經歷緊你地睇唔到嘅痛苦掙扎。


「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近年備受關注,別以為只有幼童才患此症,有醫生指曾有大學講師也患上此症。另有研究報告指,ADHD還會增加死亡風險,患者死亡率較一般人高逾倍。
ADHD患者多數自幼便有集中力差及衝動等徵狀,65%一直延續至成年;外國調查估計,成人發病率為4.4%,即每25人中便有一人患此症。

患者粗心衝動 損仕途打擊自信

不少人以為成人ADHD只是粗心大意和衝動,但精神科專科醫生林美玲指,此症「殺傷力」或比想像中嚴重,「很多患者感覺仕途崎嶇,事事不稱心,長久下去會打擊自信,部分甚至借酒消愁、濫藥。」

她引述國際權威雜誌《刺針》今年發表的研究指,丹麥進行了一項大型的ADHD調查,追蹤192萬名國民逾30年,發現有3.2萬人患ADHD;每一萬名ADHD患者的死亡率為5.85,較普通人的2.21高逾一倍半。

若以年齡劃分,成人ADHD患者中,每一萬人死亡率為23;17歲以下只是3.4至3.7。林認為,數字反映ADHD並非兒童病症,對成人產生影響可能更嚴重。

林美玲舉例指,曾有一位38歲大學講師,原需向大學交論文,但遲遲未能完成,感覺無法專注,更經常與太太因瑣事爭吵;後來確診患ADHD,經藥物及行為治療後才好轉。她提醒,若懷疑患上此症,應及早求醫,以減低對生活、社交及工作等影響。

記者:談建輝


精神科專科醫生林美玲指,成人ADHD「殺傷力」或比想像中嚴重。

來源:成人患過度活躍 死亡率倍增 @ Skypost.hk 8/20/2015

婆婆 and I



呢排我位長期住喺加拿大嘅婆婆番咗嚟香港。琴晚返娘家游完水後,婆婆見我沖完涼由得個頭濕立立行嚟行去,於是叫我坐底想幫我呢位死港孩吹頭同梳頭。幾十年無幫我梳頭嘅婆婆堅持要幫我扎辮,我當然亦順理成章坐定定享受婆婆嘅疼愛。佢一路梳、我地一路傾計,一梳就梳咗半個鐘。佢一路梳嘅時候,有時頭髮 kick 住,我覺得痛就會咪起對眼縮嚟縮去話:「哎呀哎呀哎呀!」或者「哎呀好痛!」將最後一條橡筋扎好之後,婆婆話:「你呢,由細到大都係咁!細細個呢就已經好怕痛,又易喊!到宜家都係咁喎!」平時只會聽到人話我太誇張、太情緒化、太敏感同太 attention-seeking 嘅自己,經歷過長年累月大量嘅藐視同批評,有時對自己重視嘅人解釋我似乎係天生嘅極度敏感,其實令自己都好痛苦,都只會被視為幫自己搵藉口。呢個晚上突然聽到婆婆證實我原來未識性都已經係咁嘅時候,差啲又想喊出嚟。不過「成熟」咗嘅我宜家學叻咗忍住啲眼淚,只想用自己嘅敏感繼續去記住有人理解自己嘅呢份感動,多啲去接觸、諒解同安慰同樣敏感嘅靈魂,希望佢地搵番自己嘅價值,真我得到最大嘅發揮。

Pages:1234567...18»